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你还好吗?”艾默里克问他。
    青年扬起眉毛想了想,“你是指哪方面,”接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抱歉……仔细想想哪方面都不怎么样。”
    艾默里克仔细小心地看着他,他的脸上有被深深灼伤的痕迹,覆盖着被审讯过的疤痕,他有些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去抚慰青年那场牢狱之灾,显然自己的朋友险些又重蹈覆辙,哪怕再温和柔软的人也会变得强硬起来的。
    然而他的年轻的英雄像是看穿了他谨慎的考量,先前自嘲般敷衍的笑容变得柔和真切了一点,“...

【喵光】龙的平底锅

  最初,青年仅仅夹着枕头和床单搬进龙骑士团的时候埃斯蒂尼安比现在的反应要大得多,不过也止步于用眼睛瞪着总骑士长和低着头的青年让他们滚蛋,“冷静点,朋友,”艾默里克显得习以为常,“大家都乐意借出宿舍,但阁下已经这么要求了。”

  “他说什么?”

  艾默里克露出他惯有的,将元老们骗得晕头转向的优等生模样,带着点端庄的叫龙骑士想翻白眼的笑意,“英雄阁下暂时想要个冷清的远离人群的也始终没有人愿意涉足的地方,我觉得你的宿舍真是太合适了。”

  “他可以去教会地下监狱,我打赌他这辈子总会进去一趟的,提前一点不是坏事。...

雪崩

喵光腐向


即使会面结束,他仍然能感觉到手指头以不可控的频率在轻微颤抖,尽管他一再否认否决从胸膛下涌上来的任何疯狂的试探的想法,但其本身从脑海中牢牢扎根的时刻就已经不可能被抹消了。

他克制住浑身流窜的热血逃离了雪之家,那些岩浆蠢蠢欲动着在龙骑士冰冷无情的重甲下假意酣眠,异乡的青年悄无声息地藏身在陆行鸟们晶亮好奇的目光下,从海之都市追随他而来的矮种鸟嗅到骑手的气息,快乐地向他振翅低鸣。

“你绝对不敢相信,豆丁——”他压低声音轻轻抚摸陆行鸟阳光一样暖融柔软的羽毛,“我确信这种感觉真的不仅仅是龙血觉醒的副作用了,我看见他的时候就像血都冲上了视网膜。”

没有任何有效的训练能提醒光...

寂静的声音

喵光 美丽光 喵美丽


为了完成复仇,埃斯蒂尼安习惯于将自己常年沉浸在战斗中,以至于将这种习惯遍及了他生活的所有,他不在乎见过谁,认识谁,去过哪里去往何处。偶尔龙骑士会注视着血红的龙眼一言不发,血流里微微沸腾着刺痛起来,有时候他会像大梦一场一样醒来,有时候又觉得沉入梦境里更深。

所以龙骑士离开伊修加德后,几乎是几年连只言片语都不曾捎回。捎给谁呢?埃斯蒂尼安想,他没有要牵挂的人,他们比他要强悍也更精于生活地多。不过再怎么善于活着的人,海德琳也会呼唤他们的归去,阔别山岳之都数年后,他第一次从遥远的沙漠返回雪国,是来自白猪们送来的艾默里克的请求,他依稀有点印象的...

漫长的告别

合志4549的参稿~


《无法触碰》&《Me Before You》AU 注意


他偶尔会来到这里,柏树的枝条从风中低下头,麦克雷感觉到他们,这里残留着他的家人,曾经每每此时他的喉咙就像上了锁一样扣紧,无法发声,后来他学着打招呼,对着那个青年,会尝试着说你好。至少他在他的生命里是走完了最后的时间,并向彼此学会了友善以待。

当他走下山丘,松柏细碎的味道消失了,他们的灵魂也不曾跟来,麦克雷走的很慢,但很轻松。


1.

每当麦克雷回想起稀碎的童年及青少年时期,他自认为那些还是平庸而又美满非常的日子,父亲在城里工作,将他寄宿在乡下的家里,让人眼晕...

【喵光】我觉得库啵果其实就是变异的茄子吧

“……脸上,是紫的。”
伊赛勒一直盯着毛绒绒的蛮族没有挪开视线,大家正难得松懈了一会儿,她突然对着向来不对付的苍天龙骑士冒出一句。
阿尔菲诺站了起来,“哪里受伤了吗?”被莫古力们折腾得精疲力竭的年轻精灵竭力打起精神,尝试着打开了书本,“也许我可以处理一下……”
埃斯蒂尼安沉沉地盯了一会儿伊赛勒,冷淡的姑娘毫不客气地转过头,重新把注意力投向了她毛绒绒的快乐中,阿尔菲诺有些害怕他,更担心这个如履薄冰的队伍眨眼间就会分崩离析。他的失败已经够多了。精灵开始祈祷神出鬼没的光之战士早一点回来,他似乎既不担忧伊赛勒的愤怒,也不害怕龙骑士的仇恨,“别担心,”他的英雄朋友撩开他无心打理而乱糟糟的刘海,仿佛安慰抽噎的塔...

【奥尔光】trouble

 腐向R18注意


  奥尔什方隐约意识到,自己正陷入一场旖旎的梦境中。

  他认为自己并不是一个常常拘泥于过去的人,他的童年不尽人意,但并非完全一无是处,至少,他在这儿,巨龙首,管理着一处护卫队,接受领地的部分收成和家族俸禄,在从云雾街被接到福尔唐府邸之前的日子,他已经逐渐想不起了。
  但偶尔,在最深切与诚实的梦境,奥尔什方也并不会拒绝坦诚自己的失意与软弱,日复一日的冷遇中他意识到想要讨好那位夫人的举措既多余又可笑,对这位名门贵女来说,他永远永远只会是一场深切的痛苦和错误信赖的证明,事实上奥尔什方对她一点抱有无奈...

喵光

 腐向私设光


   “他心情不好,”光之战士对他解释说,虽然他根本也没有听,“在乌尔达哈……还有水晶义勇队,他把责任全砸自己身上了。”
    他突然闭上嘴,垂头丧气地坐——蹲下去,在埃斯蒂尼安身边,显然是想起了什么令自己难堪的事,“好吧,”龙骑士的盔甲松开,他沉默而心不在焉地卸下重甲,“我承认我和阿尔菲诺抱有同样的感觉,没错,那么多的暗示、征兆,维尔雷德一直在提醒我,我犯了个错误——我在看、观察,注意到那些事,但我没用脑子——停止去思考,当有些东西把我捧太高,摔下来也似乎是相当轻而易举的事。”
  ...

美丽新世界

沙里贝尔相关无cp向,#美丽光#暗示有,私设光,腐向注意。

他注视着向自己走来的光之战士,鏖战后的血和以太从疲惫不堪的青年身上迅速流失,但他走向沙里贝尔,破碎的头盔扔到了一边,从海德琳的庇佑中停歇下来的面容平静而苍白,那老鼠在沙里贝尔身边站定,握住了他的尖枪,陷入血肉的利刃动了动,甜美的痛苦席卷了骑士的全身,但他一动不动地盯着光之战士,贪婪又兴致盎然地看他从额头流进盔甲的血,被灼烧和撕裂的痕迹,遗憾的那眼睛仍旧完好无损,令人生厌。陛下真是……他应该先掏了英雄的眼睛。
    那些伤口在沙里贝尔眼里绽放出美妙的色...

【美丽光】你的颜色

  艾默里克X光之战士  腐向 大量私设光注意


  艾默里克是红色的。


  拂晓血盟中那个外来的光之战士,有一个秘密,他走遍很多地方,森林,大海,沙漠与高山,曾经他以为会独自揣着秘密直到一切结束,后来在一些不愉快的事情下,他遇见了来自萨雷安的可露儿女士。

  “光之战士,”美丽的拉拉菲尔小姐微笑着看着他,就好像无论什么黑暗都无法压垮她,“海德琳的恩泽有很多,而不仅仅是让被选中的人们精通于战斗。”

  她将手放在胸口微微鞠躬,明...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