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奥尔光】Feeling Drunk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045082

=。=以前的才发现被系统强行毙了,腐向、私设注意

哪里H了!

做醒梦

尘世幻龙x光之战士


他睁开眼睛,困惑又确信自己确实置身于水中,透明发凉的湖水轻轻半托起他,胸腔里的呼吸和平时别无二致没有丝毫不适,他看见远山和树梢的倒影在湖面浮动,荧光的水元精摇曳着在黄昏色的光影中飘远了。


这是……?


青年凝视着自己在湖面交界处模糊不清的阴影,更大更暗淡的光晕沉没在他背后,微微伸展开长而繁复的肢体时候他意识到这是巨龙的倒影,是您吗,青年张了张嘴,假想的空气在呼吸里游荡,没有气泡被消失的呼唤带出,这不是真实的。


尘世的幻龙尽情舒展着平时难以摊开的全部姿态,他在海德林所构建的以太里存在的形态比起天龙和他们的眷属来说有点更接近摩杜纳边区那些盘曲的...

【幻龙光】湖上的空想

尘世幻龙x光之战士


他感觉海德林的细语,柔软又零碎地略过耳边回荡的潮水,隐隐作痛的肋骨让他头脑不甚清醒,有什么湿漉漉的粗糙的东西从自己的脖颈一直滑到胸腔,黏腻的感觉拂过逐渐压下了灼烧的痛感,年轻的冒险者掀开沉重的眼皮,看见如同盖博尔格一样尖锐的牙齿垂在头顶,沉甸甸的呼吸裹挟着久远的以太轻轻漂浮着他的思绪,冒险者迟缓地盯着巨龙,他被以太和雾气浸湿的蓝眼睛映衬着那道刀锋一样难以揣测的危险瞳孔。


“……唔……”海德林之子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是您啊……”


年轻人手边没有趁手的武器,古老沉重的以太挤压着他的颅骨和身体让他难以起身,这种失控和受胁迫的感觉在以往来说往往令他难...

这几帧翻来覆去地看,终于忍不住截下来了,没有愉悦的 阴鸷凶狠的生气闪,很迷人,不过为什么瞳孔是圆的呢

    “你还好吗?”艾默里克问他。
    青年扬起眉毛想了想,“你是指哪方面,”接着又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抱歉……仔细想想哪方面都不怎么样。”
    艾默里克仔细小心地看着他,他的脸上有被深深灼伤的痕迹,覆盖着被审讯过的疤痕,他有些拿不定主意该不该去抚慰青年那场牢狱之灾,显然自己的朋友险些又重蹈覆辙,哪怕再温和柔软的人也会变得强硬起来的。
    然而他的年轻的英雄像是看穿了他谨慎的考量,先前自嘲般敷衍的笑容变得柔和真切了一点,“...

【喵光】龙的平底锅

  最初,青年仅仅夹着枕头和床单搬进龙骑士团的时候埃斯蒂尼安比现在的反应要大得多,不过也止步于用眼睛瞪着总骑士长和低着头的青年让他们滚蛋,“冷静点,朋友,”艾默里克显得习以为常,“大家都乐意借出宿舍,但阁下已经这么要求了。”

  “他说什么?”

  艾默里克露出他惯有的,将元老们骗得晕头转向的优等生模样,带着点端庄的叫龙骑士想翻白眼的笑意,“英雄阁下暂时想要个冷清的远离人群的也始终没有人愿意涉足的地方,我觉得你的宿舍真是太合适了。”

  “他可以去教会地下监狱,我打赌他这辈子总会进去一趟的,提前一点不是坏事。...

雪崩

喵光腐向


即使会面结束,他仍然能感觉到手指头以不可控的频率在轻微颤抖,尽管他一再否认否决从胸膛下涌上来的任何疯狂的试探的想法,但其本身从脑海中牢牢扎根的时刻就已经不可能被抹消了。

他克制住浑身流窜的热血逃离了雪之家,那些岩浆蠢蠢欲动着在龙骑士冰冷无情的重甲下假意酣眠,异乡的青年悄无声息地藏身在陆行鸟们晶亮好奇的目光下,从海之都市追随他而来的矮种鸟嗅到骑手的气息,快乐地向他振翅低鸣。

“你绝对不敢相信,豆丁——”他压低声音轻轻抚摸陆行鸟阳光一样暖融柔软的羽毛,“我确信这种感觉真的不仅仅是龙血觉醒的副作用了,我看见他的时候就像血都冲上了视网膜。”

没有任何有效的训练能提醒光...

寂静的声音

喵光 美丽光 喵美丽


为了完成复仇,埃斯蒂尼安习惯于将自己常年沉浸在战斗中,以至于将这种习惯遍及了他生活的所有,他不在乎见过谁,认识谁,去过哪里去往何处。偶尔龙骑士会注视着血红的龙眼一言不发,血流里微微沸腾着刺痛起来,有时候他会像大梦一场一样醒来,有时候又觉得沉入梦境里更深。

所以龙骑士离开伊修加德后,几乎是几年连只言片语都不曾捎回。捎给谁呢?埃斯蒂尼安想,他没有要牵挂的人,他们比他要强悍也更精于生活地多。不过再怎么善于活着的人,海德琳也会呼唤他们的归去,阔别山岳之都数年后,他第一次从遥远的沙漠返回雪国,是来自白猪们送来的艾默里克的请求,他依稀有点印象的...

漫长的告别

合志4549的参稿~


《无法触碰》&《Me Before You》AU 注意


他偶尔会来到这里,柏树的枝条从风中低下头,麦克雷感觉到他们,这里残留着他的家人,曾经每每此时他的喉咙就像上了锁一样扣紧,无法发声,后来他学着打招呼,对着那个青年,会尝试着说你好。至少他在他的生命里是走完了最后的时间,并向彼此学会了友善以待。

当他走下山丘,松柏细碎的味道消失了,他们的灵魂也不曾跟来,麦克雷走的很慢,但很轻松。


1.

每当麦克雷回想起稀碎的童年及青少年时期,他自认为那些还是平庸而又美满非常的日子,父亲在城里工作,将他寄宿在乡下的家里,让人眼晕...

【喵光】我觉得库啵果其实就是变异的茄子吧

“……脸上,是紫的。”
伊赛勒一直盯着毛绒绒的蛮族没有挪开视线,大家正难得松懈了一会儿,她突然对着向来不对付的苍天龙骑士冒出一句。
阿尔菲诺站了起来,“哪里受伤了吗?”被莫古力们折腾得精疲力竭的年轻精灵竭力打起精神,尝试着打开了书本,“也许我可以处理一下……”
埃斯蒂尼安沉沉地盯了一会儿伊赛勒,冷淡的姑娘毫不客气地转过头,重新把注意力投向了她毛绒绒的快乐中,阿尔菲诺有些害怕他,更担心这个如履薄冰的队伍眨眼间就会分崩离析。他的失败已经够多了。精灵开始祈祷神出鬼没的光之战士早一点回来,他似乎既不担忧伊赛勒的愤怒,也不害怕龙骑士的仇恨,“别担心,”他的英雄朋友撩开他无心打理而乱糟糟的刘海,仿佛安慰抽噎的塔...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