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TCB】空军协定(福尔摩斯探案集AU)坑了

福尔摩惊和蜂生,只有一点点因为爬墙了……

大致的梗全部来源于《海军协定》,但我不记得最初的构想是怎么回事了……


    这个宁静的清晨,当我从匆匆的信使那儿接到一份出乎意料的来件后,不得不怀着十二G的歉意去叨扰惊天雷。

    我在狭小的楼道里轻轻敲击门扉,却没有听闻作家先生不耐烦又快速的步伐前来回应,我呼唤他道:“惊天雷?请不要对我回答说你正研究一段深刻的影视情节而不得不将我拒之门外。惊天雷?先生?”

    门锁咔哒一声打开,露出作家乱糟糟的磁场,疲惫而厌烦的电流在他额前闪过,他稍微抬起机翼一侧让我弯腰进入,随即快速回到他那古怪的工作桌前,仿佛只是放进一阵容易被忽视的穿堂风。

    平日摊开整洁数据板和稿纸的位置此刻被一堆凌乱而奇特的导流管,试管,瓶瓶罐罐所占领,半透明的雾气从荧光的液体中蒸腾。我想起我的警局朋友曾提及作家先生曾经从事过的科研工作,显然,道听途说远没有亲眼所见来的让人兴趣盎然。

    但是讨论科学并非我今天的目的所在。

我试图在杂乱无章的二楼仓库间里蹦跳着躲开堆积的盘子,干涸的喷漆罐,半个铁苹果,小心翼翼地抱起一摞小沙发上的剧本搁到膝上坐了下来:“如果我对你现在进行的事业表示好奇,是否会打扰到您?”惊天雷不置可否地直起身,似乎并没有解释的兴趣,而是喃喃地嘀咕着:“倘若变色……便是那致命的利器……”说着,他将试管中的液体涂抹到某种纸张上,随即显现出一抹不详的艳丽。“哈!”他心满意足又失望透顶地将空试管和杂物扔进角落,转身面对我,在我瞪大光镜中饱含的谴责意味下将被毒物锈蚀的手指别过背后去,辩解着:    

“不出所料,小黄人,不过是件无聊的谋杀。”语毕,他似乎又觉得受我不安而解释是种无聊的羞辱一般,哼了一声歪倒在更大的那张沙发上,“看得出来,”我说,“你的激情和聪明燃烧殆尽后,无聊开始从你火种中溢出到了光镜。”他懒散地晃着头雕,涣散的光镜视线从房间角落一直掉落我腿上,然后突然精神一振:“

    既然你如此了解现状,小黄人,进入我的领地后又始终不为所动,想必你一定准备了某种令我感兴趣的物件。”他眯着光镜灼灼地盯着我,而我忍不住大笑出声,随即掩饰着干咳了一阵:“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惊天雷,我没能带来某盘经典剧作的录像带,也拿不到你想研究的外星生物体,”我从子空间掏出一份薄薄的信件,“只有某个人遥远的不幸落在了我膝头。”

    他好奇地接过信件,“这年头谁还会使用如此不甚方便的信息交流呢,”剧作家托着下颌飞快地思考,“他避开电子网路,又急于使信息抵达而购买了最昂贵的极速快递信使服务,唔……焦虑,不安,不信任公开的电子线路……没错,”他满意地点点头,一点冷淡而自信地微笑掠过他的嘴角,“一位政府官员,”他先将信件落款展示出来——铁堡航空管制部门的高级负责人,一位我曾经军队中的好友,银剑,“惹出了绝对不能被众人知晓的麻烦,哼,”惊天雷显现出一种他惯有的对汽车人政务部门的轻蔑,“求助于他忠诚可靠的老友——大黄蜂——中尉。”他露出一点仓促不解的神色,在我身上蜻蜓点水般扫视一下又重回冷淡,“如果你愿意为我说明更多详尽的细节,不失为一个求我帮忙的好办法。”

    我向他说明了我和银剑一同为军队服役时短暂又深刻的交情,随即问他事态是否严重,他不耐烦地将信件揉成团扔进先前摔落试管的角落,不屑地低头瞟过我一眼,摆了摆手,“你太思虑过多了,亲爱的小个子,我确信这汽车人的无聊困扰稍微引起了我一点点兴趣。”说罢他便沉稳地像门口走去,而我及时打断了他预备出门的举止:“我得说,亲爱的作家,我那份作为救护车助理的本职……”他露出一点失望的神情,又飞快的撇到一边去,“啊,是的,没错,”他抱臂满不在乎地打算将我和星星点点的失望扔进垃圾堆的角落,“倘若你觉得我打扰你太久,你大可以——”“我是说,”我同一天内第二次打断了他,若是旁人,他早就用机翼背面面对那人了,“我的本职工作再放一放也无妨。”我微笑着对他摊了摊手,而一抹转瞬即逝的亮色淹没在绯红的光镜中,“好极了,”他倨傲地回答,仿佛我的决定本就理所当然,“那么我们马上出发,你去告诉菲尔伯恩太太不需要午餐了。”说罢便飞快地冲下了楼梯。

 


评论
热度(13)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