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reaper/76

瞎编的R76

    莫里森把酒杯边缘的细小污渍擦干净,一边一个摆得端端正正后倒进烈酒,他的老朋友,总是对这些小事异常挑剔,莱耶斯看起来并不在乎,实际上,老天爷,他又贪恋享受又挑三拣四,要命的是他还总是懒得自己动手,而是指使莫里森去做这做那。
    那已经是服役时的事了,不过莫里森总感觉一切好像才刚刚在昨天结束。
    他垂下的视线里出现了灰扑扑的作战服,莱耶斯拉开椅子坐下来,他看起来和莫里森一样疲惫,并且沉默不语,但他和以前一样,从不在莫里森的酒杯面前迟到。
    自从各自任职后他们很少见面了,同样的尴尬和静默横亘在两人中间。莫里森刚刚从街头围堵的人群中脱身,他想起找到莱耶斯不过是因为小姑娘的一句抱怨。

    “他把我当成空气!”奥克斯顿仿佛是从空气中砸进了他的办公室,“会议完毕后我们都去跟他打招呼,可他理都不理我!”
    莫里森茫然地看着莉娜,他看起来并不明白她在说谁,但他其实是知道的。
    “他也老是不接我的电话,”奥克斯顿一贯笑嘻嘻的表情非常委屈,并且是真切地愤怒着和难过,隐约的泪光在漂亮的眼睛里闪烁,“我甚至是偷了你的电话打过去的!可他叫我滚!”
    指挥官看起来有点手足无措,他只好摸了摸莉娜蓬松柔软的头发,感觉就像摸一只松鼠的尾巴,“我想……应该是他比较忙……吧。”
    莉娜用指责的神情看着他蹩脚敷衍的安慰,但是很快,她就收起了困惑和难过,就像所有的过往一样快乐明亮,“没事,”她跳起来把莫里森的手机扔进他怀里,“没事的,亲爱的。”现在反倒是她来安慰他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到底有什么事,”他往里的挚友打断了他枯燥灰暗的回忆,语调里满是隐忍的不耐和疏离,“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莫里森的脸色变了变,莱耶斯又补充一句,“……以后也不要浪费你的时间。”
    ……金发的男人低下头握住他的那只酒杯,他一口都没动,但莱耶斯已经喝光了,就像例行公事一样满不在乎,不过以前也是这样,他从来不等他,总是急匆匆地催促拖着他在战场上逃命。
    莫里森晃了晃脑袋,尝试着振作几分精神,人群蜂群一样嗡嗡的诘问和斥责还在他脑子里横冲直撞,他头疼地要命,但是莫里森抬起头对莱耶斯笑了笑。
    莱茵哈特说别把工作上的破烂儿和坏脾气带给家人,他们都觉得老头子说的对,所以严禁温斯顿因为体检不及格不能吃花生酱而天天在餐桌上抱怨。
    “这甚至和工作无关!”无可奈何的科学家冲着莫里森呲牙,而麦克雷看起来已经乐不可支了,他从椅子上笑翻了过去。
    “得了吧!” 

    莱耶斯也是他的家人。
    应该吧。

    “没事。”他举起酒杯示意一下,然后想起来莱耶斯已经喝完了,他伸手去拿酒瓶,却握住了莱耶斯同时捏住酒瓶的手。
    如果是以前他会松开手,然后叫莫里森赶紧伺候大爷。
    但是莱耶斯没有动,他只是沉沉地看着莫里森,眼里的情绪让他感到非常陌生。
    莫里森松开手,莱耶斯给自己倒满了,酒瓶不轻不重地搁在桌上,玻璃轻微的碰撞声在莫里森心里沉重地落下去摔成碎片。

    “我走了。”他们在小酒馆门口分道扬镳,莱耶斯摸出一包烟,然后看了看莫里森,又收了回去,莫里森才想起来他确实没有带打火机,但是莱耶斯是怎么知道的。
    他对着老友点点头,莱耶斯又用那种他看不懂的眼神看着他,好像在等着什么,但是很快,他就干脆地转过身消失在街角灯光外。

    后来,奄奄一息的莫里森在雷鸣的暴雨中爬出废墟时,他想他大概明白了那些眼神的意思,即使他可能再也看不见了。
    那是全然的怜悯。
    和彻底的轻蔑。

评论(2)
热度(39)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