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Hanzo x Genji】梅时雨

已被河蟹,请移步微博orz……今天坚持了五分钟吧大概有 

R18



  从五月过后,绵而软的叫人心烦的细雨就没有停过,他的弟弟倒是孩子脾气,兴高采烈地说要去家里的园林摘梅子,早些时候来和父亲谈事的族务老人听了,皱了眉,看着半藏直叹气。

  “你们本家里……”老头子沙哑怪异的尾音拖得很长,显露出一种故意的拿强拿调来,半藏很不舒服,幸好他特意提前叫源氏上别处看书去避开了这些人,可现下他一边听着絮絮叨叨千遍一律的措辞,又忍不住担忧着源氏会不会被拘着不高兴。

  “是……是的……”他心不在焉的敷衍,应付的明显到来奉茶的小姑娘都抿着嘴偷笑,他瞪一眼过去,那分家来进学的女孩子吐着舌头跑开了。

  老头子又不甚满意地瞥过一眼,“你看看……”他责备着半藏,“大少爷…这也未免太松懈了,而你明明知道谁开了个坏头,”他慢条斯理地拨了拨茶杯上朦胧的雾气,又看向上方的父亲,“长歪的枝桠不修整,可没法长成材。” 

  “是。”

  送走了啰啰嗦嗦的来客,父亲手边的茶都冷了,他也没动一口,只是挥挥手叫半藏退下了,半藏临门一脚将要踏出去,岛田家的大名轻飘飘地落下一句枯叶似的若有若无的话语,“别听他的,”垂目低头的男人漫不经心地翻过一页,“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半藏恭恭敬敬地鞠了躬,想着别让他们找上源氏麻烦才是。

  麻烦不总是找上源氏,但源氏却喜欢自找麻烦,他果然不会乖乖窝在书房里假装学习,先前跑开了的小姑娘攀着门边探过头,“少爷——诶,”她眨了眨眼睛,给他打报告,“小少爷从院那边翻墙跑啦——”

  空气里浸润着潮湿的旧木料的气味,这个雨季看似轻缓又柔软,但贪凉的胞弟必然不会衣着齐备地溜出去玩闹,半藏拧起眉头,想着是先揍他一顿敲敲警钟,还是逼他吃了药再揍他。

  果不其然,午后天色还是雾沉沉的,湿漉漉乱糟糟的鸟儿扑腾回巢的时候,是走一步晃两步撞进来的,“哎…哥哥,”他的弟弟不好意思地笑得直冒傻气,脸颊烧得通红,“雨下大啦。”

  他把源氏松垮垮地拦腰抱起来,小心翼翼地像捧着受潮的雏鸟,小姑娘依他悄悄叫来了族内的医生,进门后外面蔫搭搭的雨势就变大了。他看着老人忙前忙后,把手轻轻搭在闭着眼睛的胞弟头上。 
  唉。 
 他真应该揍他一顿的。 
 “你看看你,”他趁着医生转过去交代小姑娘,低下头悄悄责备源氏,“……我不是叮嘱你在家里待着的么,要是父亲大人知道了,少不得又是一顿斥责。” 
 他的措辞严厉但语调压得很低,手指轻缓地在弟弟湿漉漉的头发里按压着,倒像某种耳鬓厮磨的爱语,源氏在滚烫的热度中睡意朦胧,含含糊糊地圈着兄长一根手指握了握,“诶……阿松说山后的梅园可好了,”他迷糊着在垫席上翻了个身,把额头抵在半藏膝头蹭了蹭,“青的也不会酸……” 

  他的鸟儿懒洋洋地半阖着眼皮,被病痛折磨得湿润的视线疲惫地盯着他,“唔,父亲大人……”他嘟囔了几句,“反正有哥哥嘛……哎,你给搞定了是不是?”
 想到管事家的小儿子半藏又是一阵头痛,他把源氏的头轻轻挪到自己腿上揽好,趁着医生带侍女去拿药把嘴唇落到他烧得绯红的脸颊上,“你还信他?”兄长轻飘飘的话撩过源氏被揉着的耳朵上,“真不知道你的小聪明劲都用在哪儿了,你要是想吃,叫下人去买,上梁爬树折腾个没完,你不知道元老会里他们……这雨可是叫人心烦……” 
 他扭掉话头的借口还是太生硬了点,但是源氏很是朦胧地晃了晃头,似乎是根本没在听,潮湿的额发在半藏衣摆上蹭出一道湿漉漉的痕迹,“唔,”他嘟哝了几句,“不是……”半藏都没怎么听清,“我不想吃。” 
 端过热水和药的侍女习以为常地鞠了躬退下,黏腻潮湿的空气把他的手黏在了源氏凉飕飕的后颈上,半藏握着毛巾从领口往里探了探,胞弟光裸的背脊上满是冰凉的汗水和雨水。

  擦干净后,他皱着眉拖起被子给胞弟再捂紧了一点,可他露出来的脖颈摸起来还是被汗水浸得凉嗖嗖的,“你老这样未免太不像话。”他本来音调又一次提高了点,显得颇为严厉,可看到源氏潮湿凌乱的头发和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又心软了下来。

  逼他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吃完药后许久,半藏将手贴到脸色通红的源氏额头上,松了一口气,高烧已经逐渐退去,家庭医生交代他只要再出出汗,好好休息休息就能恢复了。


http://weibo.com/p/1001603981255048845440?from=page_100505_profile&wvr=6&mod=wenzhangmod


  走廊外的雨似乎小了点,半藏揣度着明天是否会有那么停息的时候,拖着源氏的腰胯拢了拢,亲昵地俯身上去压住他。

  “雨要是停了……带你去看梅园……”



评论(8)
热度(129)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