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荣耀归于长子,和你

还是儿童节的时候好像哪个小伙伴点了星际粮食的!差点忘到九霄云外(尴尬



    “…谢谢,”圣堂武士半蹲下来捡回来压在下面的东西,他繁复华丽的装甲要再弯下去一点还是有颇多麻烦,幸好塔兰达尔帮他直接提起了整个书架,“我很高兴你愿意留在这儿帮我处理这些……杂事。”

    “我的荣幸。”塔兰达尔环视着殿堂,安静,肃穆而冷清,他存储的那些属于菲尼克斯的记忆文件没有关于这里的思绪。阿塔尼斯注意到了龙骑士的迷惑,将几摞厚厚的书页夹着回答他,“这是塔萨达的纪念所,”他顺着塔兰达尔的视线怀念地感慨着,“它的修缮在净化者计划启动之后。”触目而过的景象无一不令他想起那些曾经的过往,身为学徒的圣堂武士,虔诚而憧憬地倾听执行官优雅流畅的指导,奉若神明。

    明净的光亮轻飘飘地落在殿堂正中央光洁的纪念碑上,耀目的金色浸染其上圣徒的名字,如同大多数星灵记忆里的执行官,英勇,强大而神圣。

    “你的语气表明,你非常眷恋这些,大主教。”

    圣堂武士轻微地偏了偏头,让余光落在夹在身侧的文献上,黯淡陈旧的锈色让它们极为不起眼,与其他华贵圣洁的装饰物格格不入,“是的,”他轻轻颔首,语气轻松却又低沉“我从未忘记过这一切,那些日子时常在我头脑里和灵能一起盘旋……栩栩如生。”

 

 

    “你看起来很累。”
    “是啊,好像身边的人死光,种族灭亡在即,而我们不得不对自己人痛下杀手因为他们从头到脚都已经是怪物了这些事其实不怎么累人一样。”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很抱歉。”机械星灵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像不知道该把这些话放到什么地方才合适,他退缩了一步,几步。
    “对不起。”
    “……?”
    “我是说,我不是故意对你发脾气的,我忘了……算了。”
    “你知道我不在乎的,对吧,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不会对你有任何反对的想法。”
    “我知道,就是……现在我知道失去卡拉的痛苦真的到底有多么惨烈了,语言,真是效率低下又如此枯燥贫乏,我无法向你传递我的情绪——”
    “我知道我和他最终还是有区别的。”

       阿塔尼斯沉默了一下。
     “一点点,私人上的……我觉得这不会阻碍什么,抱歉。”
       塔兰达尔又靠近他,机械体冰冷却又柔和的力场感染着他,“没什么可道歉的,”他向他承诺,“所有的一切,关于你,我都愿意接受,这就是我在这里的原因。” 

 

 

  “你是我所见的最好的,最勇敢的,最好的,最好的战士。”从议会里练就出的无数华丽克制的溢美之词滑落到他心头,可最终脱口而出的称赞让他无地自容,多贫乏而无趣啊,圣堂武士,他就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幼儿一样拼命寻找合适的辞藻,却一无所获。

    菲尼克斯的眼睛弯了弯,“你真像一个想表现自己的小家伙,就像我第一次抱起你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希望我在你心里永远不会改变,”阿塔尼斯低声回答,“就像你一直期望的那样优秀。”

   “改变并不意味着坏事,阿塔尼斯,”圣堂武士领导者按住他的额头晃了晃,就像拨弄一个好奇的探机,“有时候它确实意味着不尽人意的衰退,比如越来越像块冥顽不灵石头的阿尔达瑞斯,但有时候它也展示了无与伦比的勇气,比如你的老师塔萨达。”

     阿塔尼斯眼里闪烁过一丝羞赧,“他一直是我想成为的那种人物,我有很多事必须向他学习。”

   “这属于‘好’的那一部分,”菲尼克斯的手从阿塔尼斯神经束边穿过,一种静谧的愉快淌过圣堂武士的肩头,“但有时候,实际上应该是很多时候,我并不希望你会成为他,一方面,我总是赞同那些更乐于找寻他们自己的战士们,另一方面,塔萨达有些东西对你产生的影响让我很担心。”

  “什么?”

  “他那种纯粹的牺牲的脾气,”菲尼克斯从容地放低声音,他深海一样沉静有力的音调搅动着阿塔尼斯意识里阵阵不安的波动,“当他决意使玛·萨拉活下来时,一声不吭地就自我放逐了,我知道他的初衷是不愿意拖累更多人,可我们是他的老朋友了,他甚至都没给我捎句话。”阿塔尼斯听着执政官的牢骚,他伸出手握住菲尼克斯没有被护甲覆盖的胳膊,问温热的灵能从血脉中溢出,抚慰着老友。

  “我不希望你学到这个地步,”执政官悄声贴近年轻星灵的额头,“首先,让自己活着,其次,不要忘记我。”

   阿塔尼斯感到自己逐渐放松,一些柔软的情绪像温暖的河流穿过他的身体,让他年轻的心轻轻漂浮着,他看见自己也贴近挚友的额头,黯淡的蓝色环绕着他们。他听见自己对菲尼克斯轻松而愉快地回答,就像他理应回答的那样。

  “当然,永远不会忘记。”


评论
热度(32)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