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 暗黑破坏神 FF14

一点点微小的脑洞,可爱的太太们说想看完就憋了点

半藏x源氏,以及R76暗示的185出没

 

 

 

  “Puppy!”

  奥克斯顿突然抓着他的肩膀跳上来的时候,小姑娘的长腿正好一脚踢翻了麦克雷的水杯,源氏眼睁睁地看着填好大半的表格洇开了墨迹,茫然地扶稳了骑在他脖子上同样不知所措的英国甜心。

  “啊呀,”奥克斯顿抱住他的脑袋,沉甸甸的时空稳定装置砸在他的金属头盔上哐当一声,“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亲爱的对不起——”

  “没事,”机械忍者站了起来,悄无声息的步伐走得很稳当,“你小心点。”他伸出胳膊接过奥克斯顿的手,好姑娘一个利落的空翻从他身上跳了下来,一把抓过湿漉漉还滴着墨水的纸张。

  “我跟温斯顿抱怨过好多次啦!”她打着转儿试图找点什么能弥补过失的方法,“无纸化作业不可避免!天知道为什么我们一年到头还要费劲写那些让人头大的表单。”她的目光落到麦克雷的披肩上,又移开了,牛仔叼着烟往后缩了缩。

  “这是我的检查报告,”忍者低着头把拇指上的墨迹在桌边擦了擦,细微的黑色痕迹固执地渗在钢铁的缝隙里挥之不去,“博士说,特殊数据和文字简述的话……如果被入侵盗窃会很麻烦,她需要纸质样本。”

  感觉戳中同事痛处的奥克斯顿比必须从头开始干活的他看起来还可怜巴巴,他想安慰一下刘海都萎靡不振的好姑娘,但他张了张嘴,那些明显已经和人类不一样的数据又涌上咽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结果还是牛仔打了圆场,麦克雷碾灭了烟头,一把薅过奥克斯顿手里皱巴巴的表单压平,“我觉得吧,”他咂了咂嘴嘲笑奥克斯顿,“你纯粹就是那一手烂字而不想填吧,瞧瞧人家,”他炫耀般地举起墨迹间幸存的几个字在奥克斯顿脸上摆了摆,“温斯顿用脚都比你的爪子灵活。”

  好姑娘涨红了脸,一把打下了麦克雷的胳膊,“我才不是因为写不好字不想写!”她不服气地又抓回表单瞪大了眼睛,“啊…亲爱的亲爱的,”她像小狗一样扑到源氏背上,还摇着尾巴,“你写的真好看!”

  源氏挠了挠被她头发撩得发痒的后颈骨骼缝,顺势把乱扑腾的奥克斯顿提了过来,他接过已经一塌糊涂的表单,颇有些怀念地擦拭了一把,“家里……这些事倒是管教的很严,不过我当初并不是很听话的那个。”

  “所以其实也不算太好…”他低下头看着那些纸,那些工整细致,如同雀鸟般活泼的密麻字母已经糊成了一团,感觉后颈上仍然漂浮着一些若有若无地感触。

 

 

  无论做什么,最优秀的当然都是岛田家的长子。

  源氏低着头,赖在半藏身边按着游戏机,他当然知道叽叽喳喳的音效会吵到兄长,可半藏什么都没说,连道场的师傅都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他也不过轻飘飘地瞥过胞弟一眼,不动声色地对抱怨连连的师傅垂下眼皮,隔天教导的来人便换过了。

  源氏于是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父兄无法无天的宠溺,不过这回,他猝不及防地被拽着衣领从地上提了上来站直,半藏松开他的衣襟理了理,“安静点,”他示意着看过源氏手里花里胡哨的游戏机,“我有事。”接着又转回他的桌边,源氏好奇地压到长兄的肩头,看着半藏一笔一划垂下眼睛练字,“有用吗?”他打了个呵欠歪倒在半藏颈窝里蹭了蹭,“反正将来又轮不到大少爷您来亲自写那些麻烦的东西。”

  半藏没有抬手,只是伸手顺势揉了一把他乱糟糟的短发,发凉的手指顺过的地方微微发起热来,“你少在这冷嘲热讽的,”他谴责的语调里却充满了耳鬓厮磨的亲昵,“自己瞎胡闹就算了,别把我折腾下水。”他的弟弟埋在颈边吭哧吭哧地闷笑,涌在脖子上的热度和些微的湿润开始搅得半藏心烦意乱。

  他干脆顺着歪在身上的胞弟向后躺了躺,揽住青年的腰提到自己胸前,乱扑腾的灵雀抱着他的胳膊稳当当地坐到腿上抵住额头,他的弟弟因为总是喜欢外跑,肌肤相触间的温度都比他要高一点,涌动的血脉热度从他们贴合的胸膛间脉脉交融,半藏的嘴唇碰了碰源氏小狗一样湿漉漉的鼻头,又慢吞吞地落下去咬住他总是笑嘻嘻的嘴。

  “家训难为,还请小少爷谅解一二,”半藏拖长了调子,边亲吻着鸟儿边叹气,他的弟弟在他嘴里因这少见的幽默感和难得的抱怨而发笑,“嗳,我教你写字好不好,省的下次你不是挨骂就是挨了就逃课。”

  源氏也松开嘴,抵着他的额头笑嘻嘻地抱着他的肩头,“我还以为你在想教点别的,”他的弟弟眼角泛着湿润的潮气,脸颊红润而暧昧地凑上来像小鸟一样啄他,“不过哥哥说什么都是好的。”

  半藏抱好他转过来,“那就正经点,”相仿的手指扣合着握住笔,“别的什么……晚上再说……”源氏只觉得心猿意马,他的哥哥落下的额发扫在赤裸的后颈上又痒又麻,他把头压得更低了点,避开了半藏长长的刘海。

  可半藏却没放过他,源氏正好奇着纸上先前的字迹,兄长冷淡平静的指尖,写出来的原来竟是这样一把游龙飞凤,桀骜不驯的痕迹,他揣测着半藏那些疏离下掩盖的野心,暗自咽下一口口水。

  这时候,半藏俯下身,他感到兄长温热的呼吸像花瓣拂过自己的后颈,接着,狼一样滚热又危险的吻落到那块衣料不曾掩饰的白的肌肤上,轻微的刺痛从被狼齿啮咬的肌理间传出。

  “不要走神。”

  他觉得自己耳朵大概都红了。

 

 

  麦克雷莫名其妙地看着冒着热气的忍者怯嚅着什么“回去换表”落荒而逃以及蹦跶着追着他大喊“教我写字”的甜心,撇着嘴在剩下的纸上学着忍者别别扭扭地写下几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字,转身就贴到了莫里森脸上。

  “怎么样,”他得意洋洋地看着刚进门的莫里森,“是不是很像,我简直是个天才。”

  茫然的莫里森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莱耶斯薅过他的衣领一把拉了回来,最后幸存的几张表格终于不可避免地被指挥官揉成了一堆废纸团。

  “白痴啊你,”莱耶斯把纸团砸到他脸上,夹着莫里森往外拖,“别理他。”

   麦克雷挠了挠头。

  “两拨神经病。”

 

 


评论(11)
热度(160)

© 惊天雷的仓库 | Powered by LOFTER